日月飞逝,光阴荏苒,转眼迎来了21世纪。在20世纪大半个世纪的征途中,在漫漫人生的旅途中,我成功过也失敗过,兴奋过也沮丧过,热闹过也孤独过。在多少个不眠之夜靜下心来时,多少次酒醒无可奈何时,我会扪心自问,谁是你人生征途中的观众?是朋友?亲人?酒友?还是其他认识的或暂时还未认识的人?有哲人说:只有你自己才是你这出人生大戏里的忠实观众,只有你自己才能陪伴你从开幕到如今。年华易逝,人生苦短,这匆匆的几十年,我的所作所为纵然有时没被别人理解,我心依然飞扬临天下矣,知足常乐啊。

人啊,这一生真的不需要活的太明白,大部分人就怕自己不清醒,希望自己心明如镜,其实何必呢?以为只要把亊看透了,就知道该如何去做,人情看透了,就知道该如何去相处。但事实上,假如事情看破,你肯定就不去做了,人情看破,你肯定也不想去相处了。常言道:世界很大,个人很小,没有必要把每件事情都看的那么重要。

我这一生中,从投入社会开始工作后,渐渐懂得了人生的意义,在任何时候,面对艰难困苦,都不愿低下高昂的头,只愿去奋斗。就像那生长在太阳底下的向日葵,即使沮丧也要面向太阳。我心中自有衡量这个世界的一杆称,生活中从不怨天尤人,以平常心去对待每一个人,每一件事,踏踏实实生活。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,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敢于承担。几十年的征途中一路走来,我真的感觉很好,一路上遇到的都是好人、贵人、恩人。我常想,当一个人拥有积极的不断努力向上的心念,那么所吸引来的也一定是积极向上正面的,这也就是所谓的正能量吧!

在人生征途中,不管处在何种情况下,我都不忘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,保持对美好事物的期待和追求,我认为只有这样,我的生命才会绽放出精彩。从我走出学校门踏入社会,就下定了决心,始终要相信自己,肯定自己,做真正的自己。

人生的每段记忆都有个“密码”,只要时间、地点、人物组合正确,无论尘封多久,那人、那景都会在你记忆中被重新拾起。你也许会说:“不是都过去了吗?”其实,过去的都是时间,那些人和事依然逃不出你的记忆,往往想起了你就会微笑或悲伤,这就是所谓的“宿命”,那种宿命本叫“无能为力”。对于那些曾经拥抱过你的人,你曾经拥抱过的人,和你曾经握过手的人,同你曾经喝酒唱歌、欢笑流泪,爱过你的或被你爱过的人,这一切所谓的曾经,都将是你忘不了的事实,几十年来铭记心田,无法挥去至如今。

从年夏秋之交,我和同学尉怀德怀着幼稚的梦想,背负着沉重的“阶级成分论”下“黑五类子女”的政治包袱走上了背井离乡之路,踏上人生的“征途”就再没回头。几十年如一日,我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场的建设事业,作为石河子农八师一三四团的一名医务战线的军垦人,我无怨无悔。

我把一路走来遇到的好人、恩人、贵人列名录于后,以作有生之年对他(她)们的思忆。

我幼时的啟蒙老师:渭源县北寨公社盐滩大队郑家川小学张智海老师,北寨完校魏兆祥、张沉义、杨培森、陈菊英等老师。

我的发小和同学:尉怀德、王培林、康守智、于实、罗玉英、章淑玪、鹿兆林、趙海清、周明章、王学文、王维双、丁世昌、丁发科、卢秀兰、于占江、李学文。

我的表兄长:大姑于家的于仁、于义、于礼、于信四弟兄;二姑周家的周锦华、于莲英。

以上是故乡人。

年去新疆途中帮助过我的人:兰州车站李爱霞、张三旭。甘肃峡东车站的张爱仁、张立仁(河南人,后来不知下落,当时对我生活上特别关心和照顾)。

年从甘肃省峡东车站乘坐同一辆“东风”牌大卡车,一起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下野地三场的同路人:鲁彦成(陕西省兴平县人),马玉山(宁夏隆德人),张云新、刘锁荣夫妇(山东曹县人),陶守信(甘肃天水三阳川人),还有王天海、岳堂、张好然、王荣华、董自理、牛星志、杨成、张发奎、宋光坤、吴中华、吴中明、吴天贵等。

原农七师下野地三场六队年来支边的河南青年有:许满党、陈道阳、杨如章、刘振帮、陈满仓、刘文政、杜玉忠、刘好顺、赵全忠、冯金生、陈显杰、曹士秀、杨格荣、庞永杰、代百领、陈双印、苏双印、张树东、张淑珍(女,维吾尔族)、陈杰昂、赵云昌、赵太昌、张四堂、张来柱、刘保启、金德义、张桂兰(女)、薛长梅(女)、薛长明、李耀清(队长)、姚文堂(指导员)、陈道先(政工工作员)、郝铁印、张三公、蔡秀花(女)、郎俊德等。

年农七师下野地灌区卫生员培训班:冯玉佐、竹文典、杜瑞先、杨开永、刘天太、刘海泉、吕守仁、刘淑芬、焦凤英、于开春、于志敏、张在莲、许秀轩、马学智、赵海普、杨衍锡、吴显明等。

年兵团农七师第一管理处下野地医助(士)训练班:付凝恒、孙勤礼、邢建堂、张德祥、申金运、张正娥、王双娥、史祟德(以上团(炮台农场和下八户农场卫生队))。时鸿运、高永恆、裴建华、王道先、裴宗礼、高炳华(以上团(下野地一场和十九团卫生队))。王贵、夏律祥(团(下野地三场卫生队))。蔣正华、夏伟、姚淑宜、杨家珍(团(下野地四场卫生队))。许永智(团(沙门子农场卫生队)),段碧霞(团(下野地五场卫生队))。我当时是下野地管理处园艺农场卫生所选送的学员。

年至年:姚文堂、黄淑珍(女)、牛俊峰、牛珍山、王永康所长一家人、张云新一家人、来玉玲(女)、杨明远(女)、罗淑珍(女)、张丽华(女)、张少华、代学良、郭茹礼(女)一家人、张志义、赵明(女)一家人、万贵臣、王胖子(王文忠)、张守荣、邹棣华、陈春庆、王永福、王爱玲(女)、姚根友、刘志新、张素兰(女)、董兰英(女)、李满森、王德新、闫成浩、史秀莲(女)、张庆敏(女)、贺兰英(女)、陈茂伟、刘朝和(指导员)、黄文(队长)、袁树怀(机务付队长)及丁立君(女)夫妇、祁培祥(保管员)、余民欧老先生、赵振恆、马雄天、陆富荣、冯长安、尹建华(女)、王能勇、李纪忠、李春久、张家新、丁忠友、张玉朋、张崇谕、徐顺兰(女)、宮志敏(女)、辛玉英(女)、刘发亮、王玉明、刘永章、姬秀珍(女)一家人。

年至年十年文革(主要在团5连):牛继才、杨翠芝(女)、张崇谕、徐顺兰(女),王庆元、张春杰(女)夫妇、张承敏(女)、韩廷业、杨天和、冯海章、杨全林、司万杰、刘克山、徐亚诊(女)夫妇,田多福、侯艳军(女)夫妇,周凯、吴鲜花(女)夫妇,张传波、李玉珍(女)夫妇,李玉兰(女)、克炳文夫妻,翟“大能”会云、李老大洪恩、李老二德恩、赵“别子”修先、孟“别子”兆恩、周良发、尹志成、麻水旺(生产队长)、窦介梅(女)夫妻,田录元(生产队付队长)、谢美珍(女)夫妻,刘玉山(付队长)、聂树祥,张学文、胡桂兰(女)夫妇,余泽虎、王桂莲(女)夫妇,刘立仁、徐学珍(女)夫妇,王大本、陆桂娣(女)夫妇,周朝阳、陈秀英(女)夫妇,万忠南、张爱莲(女)夫妇,白子均、马淑花(女)夫妇,白振英、黄桂香(女)夫妇,郝“大少”书修,“小安逸”李德修,“回子”田占彪、吴兰英(女)夫妇,“李回子”李富荣、叶祖伟(女)夫妇,马应虎,吴八虎、马玉兰(女)夫妇,吴长青,党荣德、杨宜清(女)夫妇,“老坏”朱“娃子”守信、张文玉、“气门芯”泰炳兴,“老右派”赵永光、蒋静波(女)夫妇,“仵老臭”仵梦之,张孝云、于菊兰(女)夫妇,张天鉴、周守惠(女)夫妇,王士煥、刘淑芳(女)夫妇,郭秀英(女)陆海夫妇,马永仓,闻振江、李长秀(女)夫妇,田国喜、岳某珍(女)夫妇,毛德林、谢玉兰(女)夫妇,张激海、郭茹香(女)夫妇,张志图、王水缸,杨厚德、李碧华(女)夫妇,高士录、王达英(女)夫妇,郑照明、祝梅英(女)夫妇,王朝相、王春花(女)夫妇,张淑霞(女售贷员,)刘恆正、桂月琴(女)夫妇,李新志、代进才、张福寿、吴煥章、倪文田、岳天齐、“王二小”王雨亭、王灿和小陈夫妇,王继先、赵士惠(女)夫妇,李炳跃、王淑萍(女)夫妇,郭印、潘秀宝(女)夫妇,郭清凡、苏金枝(女)夫妇,尤桂花(女)、皮辉,杨辉、陈显菊(女)夫妇,李新海、赵桂芝(女)夫妇,宋中宽,段文德、牛月英(女)夫妇,朱元坤,王维松、谢兰芳(女)夫妇,王凤鸣(女)、吕嗄子,陈跃喜、陶秀凤(女)夫妇,“炮筒”吴慎明,朱新发、聂桂英(女)夫妇,聂長运,李传贵、刘翠萍(女)夫妇,代国增、代国宪兄弟。

上海支边青年:姚渭娟(女),茅东跃、吴素琴(女)夫妇,王榴英(女)、张树滋夫妻,錢根芳、嵇惠珠(女)夫妇,“小钢炮”朱静珠(女)、张根娣(女)、王京斯(女)、张稚英(女)、冷顺娣(女),王二扣、汤红(女)夫妇,张兰女(女),瞿金囡(女)、贺妙根夫妇,郭庆仁、冯秀娟(女)夫妇,夏永芳、李银娣(女)夫妇,祁根娣(女)、谭永杰、张洪民、“老费”吴哲民、“黑牛”付玉根、“老怪”李祖春、徐立康、吴跃庭、韩约瑟、蔡文华,陈长林、刘菊英(女)夫妇,孙三英(女)、朱爱德(女),桂华良、周茹珍(女)夫妇,錢树森,陈正康、金爱花(女)夫妇,“皇帝”季根林、沈雷义、郭凯玲(女),周宗德、刘霞云(女)夫妇,“花鼻子”姚鹤俊等。

至年主要在团三营卫生队医疗点:崔佛(营长)、武文保、陈思光(九连连长)、潘文譲(三中校长)、司万杰,闫好路、宋杏芬(女)夫妇,魏锁柱、陈立培、魏兆志、孙别子(孙舒端)、秦万寿、曲永平、樊盛隆(三中校长),朱彦山、秦爱莲(女)夫妇,医疗点全体医护,后勤班施光荣、蔣保印,九连职工陈琴先(女)、鲁新来夫妻,高天佑、高荣母女。

年至年在老场部:孙华克、赵宣智、孙跃祥、宋书昌、孙国九、韩廷山、杨得山、肖成义。

年卫生队搬迁到团团部,机关的陈先侠、陈光朋、李涛、赵天占、杨新生、马森林、刘新庄、李学路、李培金、金贵、王庆元、尹克、李宏、潘勇、张鲁新、全文奎、岳靑山、周念泽、老蔡,邵玉兰(女)、金敏(女)、刁新庄、李淑英(女)夫妇,石双业、郑芬(女)夫妇。下医院:卜品亮、蔡世俊、鲁浩、陈再洲、王玉华(女)、牛诊山、李纪良。团机关仵明祥、牟化斌、刘军等等。

岁月如歌,相逢是缘,在这人生旅途中的站台上,总有人来,也有人走,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在人们的笑声中自己来到人世,在亲人的哭声中匆匆别去。是一场梦吗?我们一路走来,随着生命的进程,脚下的路也在延伸,不时会告别亲人、同亊、朋友,告别了往亊,走向下一个旅程。一路上遇到的人和亊都会在你的脑海中安家,这一切会在某时某刻或是梦中出现,当时很不起眼的举动都会深深刻印在自己的记忆中。我仔细的回忆了这一路上他们给我的关心和帮助,哪怕是关键时刻一句指点的话语,我都永远牢记在心中。有些难忘的人已离我而去,但他们的音容笑貌时常会出现在我梦中。

几十年来,有些人因某些原因和我失去了联系,但我只要能得到一点信息,就会千方百计去联系他们。我的很多同龄人现在仍然在新疆兵团农场为儿孙们效力,但大都被子女们安排生活在城市里。我们会经常联系,互相关心,过年过节会送去满满的祝福!没有消息的人,我也发自内心默默祝福他们,甚至乞求上天保佑他们,好人一生平安。

有哲人说:珍惜人生路上的亲情、友情、同亊情、同学情、朋友情,这些人间情一旦和你擦肩而过,也许永远再不会邂逅,再没机会叙亲情。

有人总结说,在社会里相遇的人能在一起工作生活一年就已不容易,两年的就值得珍惜,三年以上就该称作奇迹,五年以上就可视为知己,那共事十年就该把他(她)请进你的生命里,二十年不离不弃、共同奋斗,就属于亲人一类了。在这个善良友好的太平盛世时代,要多留意身边的朋友、同事,多一些理解,少一点算计,学会感恩,别把对你好的人和曾经帮助过你的人忘掉。

欢迎读友们加我的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北京中科白颠疯医院
在北京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lanzhoushizx.com/lztc/66577.html